【散文】其实,你不用去远方


     前几天,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接起时喜不自禁——竟是消失两年的好友。此人长期神出鬼没,手机时常保持关机或停机状态,Q上留言永远不答。日子久了,也摸索出了规律,他若是想找你,自然会主动现身,比如这次。

     问及他现在何处,答曰深圳。这些年,他从大连转战到上海,从上海辗转到北京,这下又从北京移步到了深圳,每次的理由都是“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他总让我联想到非洲草原那些动物群,为了寻求更丰美的食物和水源,一次次不远千里、大动干戈地迁徙。

     电话里的他滔滔不绝,说住在深圳,每周跑两次香港和澳门,帮人家代购一些奢侈品,收入还挺可观。问他还会不会回来,“不会啦,这边发展很好的,下一步要是再动,可能就再走远点,去新加坡啦。”

     为什么一定去远方?

     突然想起了我的两个表姐。我们家族人少,每逢过年过节,大家都会聚一聚。我这一辈的孩子不算多,按理说和这两个姐姐的关系应该挺亲近,事实上,我却感觉与这两个大我10多岁的表姐的关系非常生疏,大抵是因为她们很小的年龄就去深圳发展的缘故。有印象的一次相聚还是我初中时的春节,一大家子欢聚一堂,像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样欢迎这两个从深圳回来的表姐。

     因为实在不熟,我们没有话说,大家各自磕着瓜子,看着电视里的歌舞升平。我偷偷地打量着她们,心里啧啧称叹。那是90年代末的小城市,我穿了一条特意做旧打补丁的牛仔裤,已然觉得自己站在了潮流的制高点,可是我的那两个从远方回来的表姐,她们竟然穿着成套的皮衣皮裤,发型和装扮俨然与海报上的港台明星无异!尤其是二表姐手腕上戴着的一块儿时装表,那式样我只在电影里某大牌女星的手上才见过。她们软软糯糯的南方腔里已经听不出家乡口音,连微笑都带着与我们气质迥异的矜持,处处镌刻着“远方”留下的印记。

     当时的电视节目时兴循环播放时下的流行歌曲MV,杨钰莹毛宁井冈山之类的大腕在屏幕上频繁出现,也有些不出名的小歌星唱着不出名的歌,比如我听到的这句:“其实你不用去远方,好地方就在你身旁,看那夏天的云朵儿冬天的雪,就像梦中的天堂……”不用去远方?我嗤之以鼻。不去远方哪能有好发展?看看我的两个表姐,就是最好的例子。那时,“远方”在一个小小少年的心中,成为了一个充满诱惑又闪烁着神秘光芒的词汇。

     后来我长大了,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终于去了梦寐以求的“远方”。我见到了许多跟家乡不一样的人和景,吃到了许多家乡的土地上生长不出来的作物。我想,远方真好啊。

     再后来,我又长大了一些,开始工作。陆陆续续,我去到了更多的地方,见到了更多的风景,吃到了更多的珍馐佳肴。我觉得,那个让我心心念念的“远方”,不过如此而已。

     于是,我逐渐开始领悟到,如今的时代,若是能抓住机遇,善用身边的资源,“谋求更好的发展”已经不必依附于原始的迁徙。

     我突然很想跟我的朋友说,适应所处的环境,珍惜拥有的一切,利用便利的条件,梦想不一定必须去远方才能实现。若是爱上身边的云朵儿和雪花,你便随时都在那个完美的天堂。 (文/ 金浩宇)


2010 北京龙源冷却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