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情感分享


     遥想东北的家里已经飘了多天的大雪,早已及膝,心中期盼北京初雪的同时,翻出心里的几个与雪有关有趣的场景,和大家分享。
     东北的冬天总是很冷,记得小时候冬天出门都戴着像咸蛋超人似的的毛线面罩,把头整个罩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玩的时间久了,嘴周边的毛线结起一层冰,进了屋要赶快把它放在暖气上烘干。然后,坐在小凳子上看母亲大人对着我顶着一头冒着蒸汽的乱乱头发和一副玩地正酣舍不得回家的无奈又笑眯眯表情。
     再长大一些,喜欢草地上结了霜的早上,冰凉的空气呼吸到肺里,再渗到每个毛孔,瞬间醒过来的感觉;也喜欢一地洁白时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对雪的感情日益加深,有一个场景着实印象深刻。晚上下课六七点钟,飘着大雪的天已经全黑。路灯照着街上忙碌回家的车流,我却无比享受,走在宽阔的路上数步子,静静感受雪花落满身上。猛然抬头,发现硬币大小的雪花正扑面而来,从黑压压的天空中垂直飘落。旁边昏黄的路灯渲染着怀旧的基调,一瞬间仿佛周围世界都静止了。这场景好像话剧舞台上的追光,刹那间场景里只有我呆呆地望着雪出神。自此便如获至宝,把这幅画面珍藏在脑中,当然也更偏爱夜里的大雪,绝非大雨般宣泄的滂沱,只是安静的向你讲述着故事,展现她温柔却又沉静的一面。

     有了雪上的便利条件,自然寄情于各种冰上雪上运动,雪圈,雪橇,滑冰,还有情有独钟的滑雪。就像有人喜欢开车时对速度的掌控,滑雪也是驾驭每个未知的起伏,挑战自己的过程。以前滑雪频率只有一年一次,水平也就是放大坡直上直下,冲到哪算哪的程度。但去年跟土耳其同学回家滑雪三天,才终于有了量变到质变的飞跃。这个国家人民的热情真的扑面而来,不分国籍。刚滑了一圈,三个不同肤色的同行初学者每个人都有了一对一辅导。指导我的土耳其教练大叔还各种鼓励我说,你应该代表我们土耳其参加冬运会的呀,肯定打败奥地利。你懂的,大叔们就是各种爱忽悠……虽然交流困难点,蹩脚的英文土耳其文加各种比划,但也事笑声不断,受益匪浅,实在感激不尽。他说的有一句,着实同意——“只要你慢下来,会停住,便不会害怕”。我被带滑了两圈之后也逐渐掌握了要领,不再有失去控制的恐惧,逐渐开始享受征服高度自豪感。其实仔细想想,这滑雪跟生活的道理无左,并非要一路加速,到控制不了的地步摔上一跤才追悔。适时调整自己,懂得何时放慢速度才是更高层次的考验。  (文/吕晗)

2010 北京龙源冷却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